中国传统文化里的爱情观

来源:中国民俗文化网 文章作者:佚名

 

,始信婵娟解误人。”崔氏母女乃是扶崔老相国灵柩回乡安葬,途中因故受阻暂住在普救寺中。张生知道莺莺小姐每夜都到花园内烧香。夜深人静,月朗风清,张生来到后花园内,偷看小姐烧香。随即吟诗一首:“月色溶溶夜,花阴寂寂春;如何临皓魄,不见月中人?”莺莺也随即和了一首:“兰闺久寂寞,无事度芳春;料得行吟者,应怜长叹人。”张生夜夜苦读,感动了小姐崔莺莺,她对张生即生爱慕之情。这期间 有一贼人孙飞虎听说崔莺莺有“倾国倾城之容,西子太真之颜”。便率领五千人马,将普救寺层层围住,限老夫人三日之内交出莺莺做他的“压寨夫人”,大家束手无策。这崔莺莺倒是位刚烈女子,她宁可死了,也不愿被那贼人抢了去。危急之中夫人声言:“不管是什么人,只要能杀退贼军,扫荡妖氛,就将小姐许配给他。” 张生随即修书一封给金兰好友杜确,三日后,杜确率领救兵赶到了,打退孙飞虎。崔老夫人在酬谢席上以莺莺已许配郑恒为由,让张生与崔莺莺结拜为兄妹,并厚赠金帛,让张生另择佳偶,这使张生和莺莺都很痛苦。老夫人看莺莺这些日子神情恍惚,言语不清,行为古怪,便怀疑他与张生有越轨行为。于是叫来红娘逼问,红娘无奈,只得如实说来。红娘向老夫人替小姐和张生求情,并说这不是张生、小姐和红娘的罪过,而是老夫人的过错,老夫人不该言而不信,让张生与小姐兄妹相称。
  老夫人无奈,告诉张生如果想娶莺莺小姐,必须进京赶考取得功名方可。莺莺小姐在十里长亭摆下筵席为张生送行,她再三叮嘱张生休要“停妻再娶妻”,休要“一春鱼雁无消息”。长亭送别后,张生行至草桥店,梦中与莺莺相会,醒来不胜惆怅。张生考得状元,写信向莺莺报喜。这时郑恒又一次来到普救寺,捏造谎言说张生已被卫尚书招为东床佳婿。于是崔夫人再次将小姐许给郑恒,并决定择吉日完婚。恰巧成亲之日,张生以河中府尹的身份归来,征西大元帅杜确也来祝贺。真相大白,郑恒羞愧难言,含恨自尽,张生与莺莺终成眷属。
  千古绝唱《西厢记》,融合了戏剧所需要的所有因素,情节一波三折,文、武、情、戏俱全,传唱至今,足以令今天的编剧们汗颜。在思想上,就当时的时代而言,也是非常趋于深刻的。所谓伦理,就是人与人,以及人与自然的关系和处理这些关系的规则。以《西厢记》来看,它的内容无疑已经超出了当时的伦理道德所约束的范畴----孤男寡女,花园幽会,互赠情诗,既无父母之命,又无媒妁之言,他们的行为绝对是不允许的。但最后结局却又是大团圆,这无疑又是在肯定、在鼓励张生与崔莺莺的爱情方式。看来,在传统文化的爱情观里,只要是男女真心相爱,无论有任何风雨阻碍,有情人也必会终成眷属。
  (还有一个故事,与上面所诉内容雷同,名字叫《玉堂春遇难逢夫》,说的是官宦子弟王景隆与风尘女子苏三的故事,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看一二,在三言二拍里的《警世通言》中。)
  三 含蓄
  代表故事1 赵孟頫与夫人管道升互传情诗
  上面说了不少传说与戏剧故事,可能会有朋友发问:“那都是假的,在我国的历史上根本就没那八宗事,你这是蒙人。”别忙,现在就给大家说一个真实的故事,故事发生在....哈哈,还是在元代,我国元代大书法家赵孟頫----喜欢书法的朋友估计都知道,赵孟頫博学多才,能诗善文,懂经济,工书法,精绘艺,擅金石,通律吕,解鉴赏。特别是书法和绘画成就最高,开创元代新画风,被称为“元人冠冕”。他善篆、隶、真、行、草书,尤以楷、行书著称于世,其书风遒媚、秀逸,结体严整、笔法圆熟、世称“赵体”。与颜真卿、柳公权、欧阳询并称为楷书“四大家”。
  他本人说了这么多,再来说说他的夫人管道升。管道升,元代著名的女性书法家、画家、诗词创作家。大家注意,一个女性能在男权主义时代里获得这样的称号,实在
|<< << < 1 2 3 > >> >>|
 

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:
http://www.aqwhw.cn/news/china/152616192942KII8GH7D226F4BECI2.htm

 


相关内容

西方爱情观

佚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