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传统文化里的爱情观

来源:中国民俗文化网 文章作者:佚名

 

是难能可贵。纵观中国历史,这样的女性绝对是风毛菱角。虽说管道升的名字不好听,但她自幼聪慧,能诗善画,17岁嫁赵孟頫,册封魏国夫人。她擅画墨竹,笔意清绝。又工山水、佛像、诗文书法。管道升有一首著名的《我侬词》。话说赵孟頫官运亨通,一朝得志,年近五十了却慕恋年轻漂亮的美眉。当时名士纳妾成风,赵孟頫也不甘寂寞,想纳妾。 但他毕竟是文雅之士,不好意思直接向妻子明说,于是就作了首曲子给妻子示意:“我学士,尔夫人。岂不闻:陶学士有桃叶、桃根,苏学士有朝云、暮云。我便我娶几个吴姬、越女,也无过分,你年纪已过四旬,只管占住玉堂春。” 他的意思是说,我为学士,你是夫人。你没听说陶谷先生娶了叫桃叶、桃根的两个小妾,苏轼先生也有叫朝云、暮云的两个小妾。我便多娶几个姬妾,也不过分,你年纪已经40多岁了,只管占住正房元配的位子就行了。 妻子管道升看后,便写了一首《我侬词》给夫君—— 而赵孟頫在看了《我侬词》之后,不由得被深深地打动了:
  你侬我侬,忒煞情多
  情多处,热似火
  把一块泥,捻一个你,塑一个我
  将咱们两个一齐打破
  用水调和
  再捏一个你,再塑一个我
  我泥中有你,你泥中有我
  我与你生同一个衾,死同一个椁。
  寥寥七十余字,早年耳鬃厮磨,迩来夫妻情浓,似随着呢喃吴语,跃然纸上。令人读来,不免怦然心动。赵孟頫看到夫人的词写得如此情深意重,深受感动,遂打消了纳妾的念头,夫妻和好如初,相携白首。此成佳话。对丈夫如此深厚的感情,用诗词这种含蓄的方式得以淋淋尽致的表达。赵夫人真乃千古一人也!延佑六年,夫妻辞官回乡,途经山东临清,管道升病逝于舟中。 三年后,赵孟頫也去世。两人合葬于湖州德清县东衡山南麓。
  (苏东坡有一首悼念亡妻的词,《江城子》,十年生死两茫茫,写的也是情真意切,读之催人泪下。)
  结束语
  应该说我们列举的都是一些能够冲破封建礼教,能够脱身于桎梏之外的经典爱情故事,其实不管是哪个国家,任何一个民族,在追求爱情、自由、幸福的道路上都是前仆后继,一望无前的,这一点,相信整个人类都会是一样的。只不过我们的民族特点,在爱情观念上显得有些特殊而已,这也许是整个东方民族所特有的,也就是上面所述的:彼此忠贞,尊重伦理,表达含蓄。爱情是美好的,但追求真爱的道路绝对是艰难的。如果说甜蜜的爱情是一道绚烂的彩虹,那追求过程必然是漫天的风雨,如果说一生的幸福是甘甜的美酒,那酿造的过程必然是充满辛劳。在这里,我祝愿正在追求真爱,或是已经拥有真爱的朋友们永远幸福!
 

|<< << < 1 2 3 > >> >>|
 

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:
http://www.aqwhw.cn/news/china/152616192942KII8GH7D226F4BECI2.htm

 


相关内容

西方爱情观

佚名